福建十一选五:馬光遠:從來沒有什么“中等陷阱”,要警惕的是“改革陷阱”

摘要

福建十一选五 www.ohhuh.com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新年賀詞中指出,2019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預計將接近100萬億元人民幣、人均將邁上1萬美元的臺階?!?

  文 | 馬光遠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新年賀詞中指出,2019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預計將接近100萬億元人民幣、人均將邁上1萬美元的臺階?!?/p>

  人均GDP一萬美元,這一方面意味著中國經濟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同時,也意味著,中國經濟到了能否突破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真正邁入高收入國家水平的關鍵時刻。

  “中等收入陷阱”這個概念,是世界銀行2007年發布的《東亞復興:關于經濟增長的觀點》中提出來的。

  按照世界銀行的標準,人均國民收入(GNI)在975美元以下為低收入國家,在976美元到3855美元之間為中等偏下收入國家,在3856美元到11905美元之間為中高收入國家,超過11905美元為高收入國家。

  如果一個國家在進入中等收入之后,經過一段時間的增長,未能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就會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這個概念,雖然流傳甚廣,學術界關于這個概念的討論也一直是個熱點。但坦率而言,這個概念本身并沒有太大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首先,從二戰以來,全球經濟表現而論,的確只有少數國家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

  絕大多數的國家經濟到了中高收入階段之后便停滯不前,但仔細研究這些國家經濟停滯不前的原因,則完全不同,沒有任何依據表明這種經濟發展的停滯具有什么“共性”;

  其次,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究竟到了哪個階段開始停滯不前,可以說毫無規律。

  從全國近200個國家和地區來看,絕大多數國家都經歷過高速發展,但高速發展的周期完全不同,有些10年,有些20年,有些如中國和日本等高達30年,甚至40年,沒有任何依據表明,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到了歐美高收入國家的那個標準就開始下滑;

  再次,經濟發展的歷史一再昭示,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一直保持高速,這是一個基本常識。

  隨著經濟規模、產業結構以及社會矛盾的變化,經濟增長速度從高速到常態增長是正常的,經濟增長慢下來不代表進入什么“陷阱”;

  最后,研究一些國家經濟經歷高速發展之后陷入停滯的原因,你會發現,最主要的原因并非收入到了某個階段就會必然出現這種情況。

  大多是因為在收入分配、產業升級及整體改革方面沒有抓住好的時間窗口,從而喪失了從中高收入突破進入高收入的時間窗口。將這種經濟停滯現象歸結為“收入陷阱”,很顯然名不副實。

  對于中國經濟而言,筆者一直認為,根本不用擔心什么“中等收入陷阱”這種毫無意義的概念。我們需要的是,汲取拉美等國在收入分配、改革整體推進以及制度建設方面停滯從而喪失巨大機遇的教訓。

  “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個偽問題,真正的問題是當經濟發展進入一個新的周期以后,面對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現實,面對產業結構急需升級的需要,面對增長引擎的轉換,面對改革進入深水區的事實,如何在制度方面做出正確的回應,這是真問題。

  因此,所謂中等收入陷阱的本質其實就是改革和國家制度建設跟上經濟發展的需要,成為經濟發展的新的推力,還是成為阻力。

  對于中國這么一個龐大的經濟體而言,在經歷40多年的高速增長之后,必須明白,經濟增長速度的減速是正常的。

  中國的崛起改變了全球政治經濟的變局,勢必引發全球各種適應和不適應,所謂的百年大變局無非是中國重新崛起之后,在下一個周期的經濟發展、國際治理中充當什么角色的問題。

  對于中國而言,重要的是認識到下一個周期,經濟增速、產業結構、增長引擎以及經濟治理需要的制度框架都不同于過去40年,中國需要在改革和制度建設層面做出有力的回應,這是跨越所謂“中等陷阱”的關鍵的關鍵。

  令人欣慰的是,對于繼續推動改革,仍然是全國人民的最大共識,對于通過制度建設,實現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基本沒有異議,對于加強文化自信和民族認同,也已經有行動方案。

  重要的是,下一步要進一步強化改革的共識,實質性的在改革層面破冰破局,避免中國陷入“改革陷阱”!如此,則中國一定會抓住下一個周期經濟嬗變的歷史機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

欄目介紹

推薦閱讀

官方微信

{ganrao}